愿来生,定不负卿。

2019-11-14 作者:动漫动画   |   浏览(145)

(作为江酥酥X虞夫人的铁杆粉丝,这一集着实是玻璃渣和刀片堆里捡糖吃,泪流满面。)

原著小说里并没有细写江枫眠和虞紫鸢之间的点滴,对两人的感情也没有肯定的答案,给人感觉谈不上爱也谈不上不爱。不过我依然相信他们之间一直都是深爱对方的,只是自己可能也不太清楚罢了。个人认为这一集动画中的小小改写挺成功的,把人物感情体现的更加细腻,原作里的紫电认主,而在这里被删改成了修簪子,倒是更突出了这一对儿平时撕撕打打的伉俪情深。

莲花坞的每一个人性格都不一样,但是他们都有着同样一颗柔软又善良的心。若来生他们还能是一家人,三娘子依然天天把江酥酥惹生气,师姐还在厨房里想着做点什么好吃的,羡羡和啾啾还是和门生们一起不好好练功学习,嬉笑打闹,摘莲蓬打山鸡。


三娘子觉得自己一点也不爱江酥酥,她也疑惑着,自己怎么可能让紫电认主,怎么可能在最后关头守着他们共同的家,护着他们共同的孩子。

她把不省事的羡羡推到船上劈头盖脸地责骂,她说你这个死小子,你看看你给咱们家惹了多大的麻烦;她说你一定要保护好江澄,死都得保护好她,听见没有!

那个不省事又讨人喜欢的孩子,是什么时候悄悄地溜进了她的心里,成为了她如同血脉相连一般无法割舍的至亲。她气呼呼地责怪魏婴,斥责中却尽是疼爱,和不舍。

她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宽宏温柔的女子,但是在温家人上门刁难魏婴的时候,她还是把那个平日里见了就来气的孩子护到身后,何人胆敢欺负我的家人。

如果江酥酥不爱三娘子,怎么会和她孕育了那样可爱的一儿一女,又怎么会为她费尽心思挑那一支晶莹润泽的簪子,怎么可能在被她气得夺门而出之后,却连夜帮她修好了那支断裂的玉簪。他的随从说:这簪子修补过后更加好看了,虞夫人一定会喜欢的。他没有说话,嘴角却勾起温柔的笑靥。

“三娘子你且等等,我马上就回来了。”


虞夫人流露出那样温柔的神色,她把江澄拥入怀中,摸着他的头发说,好孩子,去眉山找你姐姐。江澄哭喊着阿娘,爹还没有回来,有什么我们一起担着不行吗?她别过头去沉默片刻,旋即赌气似的高声骂道,不回来就不回来,离了他我还不行了吗。

那一刻三娘子的眼眶好像红了,烈火中摇曳的莲花坞不复往日的安宁静好,回忆却从内心深处扎根发芽,枝繁叶茂。

少年时她叫他江哥哥,他带着她一起练剑,对于她那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小小的恶作剧,师兄也只是好脾气地笑着,紫衣展扬,腰间的清心铃摇晃出一阵悦耳的风声。

青庐合卺酒,披红骑白马。那一天她与江枫眠二人成婚,少时的青梅竹马眉目温柔,把她的手握在掌心里摩挲着。红烛发出轻微的爆裂声响,她别过头去害羞地笑了。

厌离的名字是她取的,江枫眠问起她含义之时,她抿了抿嘴装作生气似的不搭理他。实际上她想说,我不想和你分开,虽然我不知道你爱不爱我,我还是想留在你身边。

江枫眠把魏婴带回莲花坞的那一日,她把自己关在房里发了好长时间的脾气。江枫眠轻轻叩响房门的时候她忍不住泪流满面,她想说,我也许是不够宽容温和吧,但是你也替我想想,这些事我作为女人多少也还是在乎的。

……生气,吃醋,与他吵架,再重归于好。

江枫眠见她不应自己,只得苦笑一声道,三娘你别气了,我先出去等你不气了再来找你。


江宗主的眼神一改从前的淡然平和。

那样的严肃犀利,在从前没有一个人见过。虽然宗主前几日还被虞夫人气得“离家出走”,印象里的江宗主还是好性子。

他带着所有门生义无反顾地赶回了已然陷落地莲花坞。他顾不得低头看一眼,没有主意江澄和羡羡的船在水面上漂过。不仅是身为家主的责任,而且,我的爱人还守在沦陷的莲花坞孤身一人浴血奋战。

我要去把她救出来。

我还欠着她一句,我心悦你。

三娘,你相信我好吗,那些奇怪的传言都不是真的,娶你过门,是我心甘情愿的。

三娘,之前那些误会是我没跟你解释清楚,都是我不好。我江枫眠独爱你一人,从未后悔。

三娘,簪子我找人帮你修补好了,都说好看,你别生气了原谅我这一次吧。

三娘,对阿澄太严厉是我太心急,以后我会改的,我会让你们知道我真的爱你们娘俩,为了你们,我甘愿放下所有。

鸢儿,别说什么两不相见了,我回来了。


虞夫人是个哪怕战死也不会倒下的女人。她拼尽最后一口气,直到死亡降临也依旧面无惧色,凛然不可犯。而那个她爱了半生的男人,倒在她身边,金丹被化去,被无名小卒一剑穿心。

不知他是否晚了一步,看到三娘子已然离去而心如死灰,完全忘记了身处险境而没有防备那把突如其来的剑,或者是,他赶到的时候三娘子已经寡不敌众,他一心护着她,他只是想离她近一点,想跟她说阿澄很好你别担心,所以战斗力大打折扣,最终也没来得及哄哄生气的三娘子。

江宗主离开之前,他们对彼此说的最后一句话都不是什么温柔的好话,也不知道他们在最后,有没有机会能多说上一句。

莲花坞满目疮痍四面悲歌,温晁与王灵娇大声地嘲讽两人看似貌合神离的这场情缘。温晁拔出剑的那一刹,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从江枫眠怀里跌落出来,掉在血泊里,像一尾无悲无喜的鱼,溅起不起眼的涟漪。

他把簪子放在心口上,正如他在仓惶岁月里爱上的,跟他争吵却又深爱他的小师妹。


黄泉路上你要好好抓紧我,咱们不能再走散了。

鸢儿,如果有来生,我该早些将爱诉诸于口,我不再许你吃飞醋了。

有很多东西,我还想要慢慢去补偿你。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Yesterday Lazy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本文由云顶国际发布于动漫动画,转载请注明出处:愿来生,定不负卿。

关键词: